返回

长夜余火_第二章 生物制剂

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第二章 生物制剂[1/2页]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笔趣阁] https://m.vipkanshu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听到丁策的回复,白晨仿佛被人闷了一棍,身体微微后仰,脑袋嗡嗡作响。



隔了几秒,她缓过神来,急切问道:



“是什么病?”



丁策哭丧着一张脸道:



“医生说是老毛病,肺上的问题,还有什么气管的问题,一到冬天就容易熬不过去。”



这个瞬间,白晨只觉夜晚的寒风呼啦啦吹到脸上,带来针刺一般的疼痛。



她飞快侧头,望向蒋白棉,情绪外露地喊了一声:



“组长……”



感觉到白晨的求肯之意,蒋白棉轻轻颔首,对丁策道:



“能带我们去田镇长那里吗?我们有一些药,说不定管用。”



正常情况下,丁策肯定不会直接答应,可现在这个关头,他觉得再差也不会比什么都不做更差,死马当成活马医说不定还有点希望。



“好。”他用力点头。



蒋白棉没有啰嗦,走到吉普后方,提出了一个有红色十字符号的乳白色箱子。



这是“旧调小组”的急救箱。



——这次是正式任务,不是野外拉练,所以,他们不再像上次那样,只带了些常用药物和清洁片、驱蚊剂。



哐当!



蒋白棉关上后备箱,转身对丁策道:



“走吧。”



见这位漂亮女子表现得竟有几分专业,丁策一下多了些信心,连忙走在前面带路。



一行五人先是穿过了那个泥屋、砖房、帐篷混乱搭建,拥挤不堪的区域,在一道道或警惕或麻木或艳羡或好奇或意味不明的目光注视下,来到了升旗台附近。



见周围终于清静了下来,白晨两步赶到丁策身旁,关切问道



“田镇长是什么时候病倒的?”



愈发昏暗的天色里,丁策边快步往前,边回忆着说道:



“有十几天了吧。



“以前镇长冬天都会病那么一两场,但都没什么大事,谁知道这次,这次,竟然一下就变得这么严重。



“医生给他开了药,打了针,都没什么用,这几天已经是昏迷的时候多,醒着的时候少,医生说,医生说,可能都撑不过今天晚上……”



说着说着,这个身高一米七左右,在荒野流浪者里算得上高大的年轻男子带上了几分哭腔。



他抬起左臂,用手肘胡乱地擦了下眼睛,接着说道:



“其实,医生好几天前就说镇长可能不行了,可他还是撑到了现在,医生说,说,他的求生意志很强,很强……”



丁策吸了下鼻子,再也说不下去。



白晨紧紧抿着嘴唇,眼睛已是有点湿润。



说话间,他们来到了水围镇最深处,拐入了左边那栋楼。



光线不足的楼道里,蒋白棉故意找了个话题,让气氛不是那么沉重:



“你们这里有医生?”



这在荒野流浪者聚居点里,可是“奢侈品”。



见是蒋白棉发问,丁策详尽回答道:



“一直都有。



“镇长说,最早那会就有好几个医生在,后来,孩子们开始读书了,就会挑成绩最好的几个,跟着他们学医,这是我们的传统。”



说到这里,丁策有些难过:



“可我们没有药,镇长说,早些年还好,可以去城市废墟里找,虽然那些药年头都太久了,效果很差,但总比没有好。



“现在只能看哪次交易能弄到,只有大势力才能生产这些。



“嗯……医生们还从城市废墟里找了些书,根据它们,从荒野里收罗植物、动物的不同部位,然后搭配着熬药,有的效果还挺好的!”



这个时候,一行五人已是抵达了二楼最尽头那个房间。



房门口有两名镇卫队的成员在守护。



“他们有药!”丁策根本没做介绍,直接说道。



“白晨……“其中一名镇卫队成员认出了白晨,连忙开门道,“进去吧,进去吧。”



然后,他补了一句:



“镇长这几天昏迷的时候,偶尔会喊白丫头。”



白晨的眼眶一下就红了,当先冲了进去。



蒋白棉用眼神示意了下商见曜控制好自己,不要脑子一抽,然后,跟着白晨,进了房间。



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房间顶部垂下的昏黄灯泡,它将这里照得还算明亮。



房间最里面,靠着窗户的地方,摆着一张看起来颇为陈旧的暗红色木床,田二河躺在上面,盖着厚厚的被子和那件军绿色的大衣,眼睛紧紧闭着。



他脸庞愈发干瘦,似乎只剩下皮包骨头,苍白的头发稀稀疏疏,很是凌乱。



此时此刻,田二河正不断发出仿佛包含着许多浓痰的呼吸声,显得颇为吃力。



这让他看起来随时都可能一口气接不上来。



田二河的旁边,则摆着一个散发出温暖的铁黑色炉子。



房间内,可能是因为田二河的病情出现了恶化,镇里说话有分量的那些人都已经聚集到了这里。



他们以三十来岁的男子为主,间杂一些精干的年轻人和几位五六十岁的老者,将房间塞得满满当当。



其中,女性只有三个,两老一中年。



“头儿,他们说有药。”丁策迫不及待地对一名三十五六岁的男子说道。



第二章 生物制剂[1/2页]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