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长夜余火_第五章 临近

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第五章 临近[1/2页]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笔趣阁] https://m.vipkanshu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“大道之行也,天下为公,选贤与能,讲信修睦……”



龙悦红坐在后排靠左的位置,拿着一本书籍,低声念着。



念完这一段,他抬起脑袋,颇感疑惑地望向前方:



“组长,为什么公司不教这篇古文?



“是没有人记得了吗?”



他手里这本书都是用食物从水围镇换来的。厽厼



此时,夕阳余晖正浓,刺得蒋白棉不得不戴上了墨镜。



她想了一下,随口说道:



“我小时候在课外书籍上有读过,这说明还是有不少人记得的。



“只不过嘛,公司高层可能不太希望大家学习这篇古文,免得都去追寻大同社会,不利于管理。”



“不至于吧?”龙悦红表达了自己的想法,“虽然公司没有做到天下为公,选贤与能,但至少让大家都老有所终,壮有所用,幼有所长,呃,矜、寡、孤、独、废疾者皆有所养。”



说到一半,他有点忘词,只能低头再看一眼书本。



蒋白棉笑了一声:



“有句话叫防微杜渐。



“你看,你这种才正式工作没多久的员工都知道上面的人经常以权谋私,任人唯亲,说明大家心里还是有杆秤的,明面上不敢反对,私下里都在指指点点。



“如果一代代都接受了类似大同社会的思想,那让他们怎么玩?让大老板怎么平稳交接权利?”



龙悦红有些被说服,但还是觉得没那么严重:



“应该没人直接反对高层吧?



“大家对现在的情况还是比较满意的。”



和灰土上许许多多的荒野流浪者聚居点比起来,“盘古生物”内部又安稳又平静,大家只要努力工作,都会有一定程度内的回报,不必担心饿死。



“不一定哦。”蒋白棉边说边让吉普转弯,沿着一条小河前行。



龙悦红顿时笑道:



“怎么可能有人愿意付出那么大的牺牲只是为了帮大家争取权利?”



反问之后,他下意识望向了旁边的商见曜。



他突然记起这位好友兼同事时常把拯救全人类挂在嘴边。



“有的。”商见曜炯炯有神地看着他道。



“……”龙悦红觉得不能和这家伙争执,转而说道,“你不是在睡觉吗?”



这段时间以内,商见曜每天白天都会时不时睡一觉,就像进入了间歇性冬眠期。



对此,龙悦红倒不觉得奇怪,这大半个月来,每天都在赶路,基本没有别的生活,除了睡觉、聊天和恢复身体性质的锻炼,哪还有事情可做。



“有点累了,醒来休息一下。”商见曜说着听起来很是古怪的实话。



他最近常常进入“起源之海”遨游,寻找第二个“岛屿”。



“合着你睡觉不是休息啊?”龙悦红笑骂了一句。



他突然灵光一闪,再次望向蒋白棉的背影:



“组长,那为什么水围镇会教这篇课文?你也看到了,他们的高层都有自己的小心思,不想天下为公,也不想人不独亲自亲……”



蒋白棉“嗯”了一声:



“可能正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,才会把类似的文章放入课堂。 笔下文学 bxwx.co 厺厽



“不同的初衷造成了两种不同的选择。”



副驾位置的白晨看了组长一眼,声音不大不小地说道:



“其实,没那么复杂。



“水围镇刚创立那会,都是有什么课本就用什么课本,大家也没想那么多,然后变成了传统。”



蒋白棉本想哀怨地看白晨一眼,结果目光被墨镜完全挡住了。



她哑然失笑道:



“你不能在我讲道理的时候拆我的台啊!”



说这句话的时候,她心情还是蛮好的,因为白晨的状态恢复的不错。



她还以为田二河的死会让白晨很久缓不过来,结果,交接完,离开水围镇的第二天,白晨就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了,只是情绪稍微有点低落。



到了最近几天,她更是和以前没什么区别了。



对此,蒋白棉也很理解:



哪一个荒野流浪者不是见惯了生死?



只要没直接崩溃,或者留下心理问题,他们很快就不会被类似的事情影响到日常生活,当然,可能在很久以后,他们回想起来,内心深处依旧会隐隐作痛。



结束这个话题后,吉普车内又陷入了沉默。



这么大半个月下来,哪还有那么多话聊?



龙悦红随即望向窗外,看见了低垂的铅云,看见了枯黄的荒野,看见了褐色的泥土,看见了远处的山峰和树木。



除了这些,什么都没有,别说人类,就连动物都吝啬于显露踪迹。



这就是灰土的冬天。



这样的景色看久了,真的让人压抑和烦躁。



而“旧调小组”为了尽快赶往野草城,且避开可能存在的危险,一路选择的都是类似的地方,至今已足足有大半个月。



——他们不走常规地绕了很远很远的路,还因为某些地方环境的改变和天气情况的恶劣,耽误了好些天。



第五章 临近[1/2页]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